旅游指南

南塘文化

一、南塘河

  南塘河因南塘街得名,南塘街依南塘河而建。南塘河是温瑞塘河的北端点,通指茶院寺到龙方桥或划龙桥河这一段塘河。温瑞塘河(建国前称永瑞塘河)是温州的大运河与母亲河,主干河道长36公里,相关水网河道总长950公里,流域面积227万平方公里。温瑞塘河从汉晋开始就是温州和瑞安之间的内河交通大动脉,俗称七铺(温俗10华里为一铺)河路,其两岸平原(流域内的平原面积达500平方公里)是温州的精华之所在。温瑞塘河无上下游之分,只有上河厢和下河厢之别,瞿溪、雄溪、郭溪三溪之水和桐岭、岷岗、白云、大罗、吹台诸山溪流汇于城西南之“会昌湖”(其主要支流亦称“西湖”),俗称上河厢,往南称“南湖”(即南塘河)。温瑞塘河在史前是一条海峡,并逐渐演化为浅海、泻湖、入海水道,晋代经人工挖深、拓宽、疏浚、筑堤终成连通永嘉(温州)和瑞安的永(温)瑞塘河。


2007年南塘划龙舟-叶劲草

  南塘之塘,乃堤塘之意,本为阻挡海水而修建的堤塘,如明王瓒《仰止亭碑》“捍海而途谓之塘”。南塘,即为城南堤塘之意。温州古为扬州之域,春秋属越,秦时属闽中郡,汉惠帝三年(前192年)为东海王(俗称东瓯王)都地,昭帝始元二年(前85年)东瓯故地置回浦县,属会稽郡,章和元年(87年)以回浦旧地置章安县。东汉顺帝永和三年(138年)析章安县东瓯乡置永宁县,县治在瓯江北岸,是为温州建县之始。晋明帝太宁元年(323年)析临海郡温峤岭以南置永嘉郡,属扬州,辖永宁、安固、横阳、松阳四县,郡治在永宁,风水大师郭璞按“依江、负山、通水”的原则建议将郡治徙至瓯江南岸,建城之初,有白鹿衔花而过,故曰白鹿城,是为温州建城和置郡级地方政权之始。隋文帝开皇九年(589年)改永宁为永嘉县。唐高宗上元2年(675年)将永嘉、安固二县并改为温州,因此地“虽隆冬而恒燠",州名从此确立,辖境基本固定(元代称温州路,明清称温州府)。


旧时南塘-郑高华

  东汉永和三年,永宁县发民疏浚三溪水患,为温瑞塘河河道治理之始。唐武宗会昌四年(844年),温州刺史韦庸在城西南疏浚排洪河道10里,筑两岸堤塘束水,三溪之水汇通于西湖(会昌湖),并沿塘河南下。南宋淳熙4年温州太守韩彦直(韩世忠之子)募工万人开浚塘河水系。淳熙13年(1186年),郡守沈枢在上任次年,倾政府全部财政积蓄修建塘河,全线动员,仅半年时间就整治疏浚了温州到瑞安的塘河70多华里的水路,人称八十里荷塘,从此舟船无阻、灌排无忧,所浚淤泥堆于东岸,改建泥塘为百里石堤,辟为“南塘驿路”,畅通了温、瑞之间的陆路交通。出生于塘河畔的南宋大儒陈傅良就此撰写了《温州重修南塘记》。此后历代都对塘河及其沿岸进行局部整治。


南塘昔日--周建树

  唐宋时期疏浚塘河,在治水的同时,也改良了土壤,两岸平原逐渐成为全国最大的柑桔产地,“唐高宗上元元年(674年)瓯柑列为贡品”(《新唐书》),宋守韩彦直还写出中国第一部柑桔专著《桔录》。塘河两岸农民世世代代捞河泥作基肥,使得塘河河道得以清淤疏浚。


南塘之夜--汪春

二、南塘街

  南塘街出土的大量精美绝伦的晋、唐、宋、元瓷器和唐、宋铜钱以及宋代瓦当等文物,表明南塘街已历经千年沧桑。南塘街北起砺灰桥,接山前街,南至丽田北街,全长1600余米,宽4-6米,南宋淳熙十四年(1187年)曾作修筑(陈傅良作《温州重修南塘记》),元代、清嘉庆二十五年(1820年)、同治十四年(1873年)均曾多次修整,历来为温瑞塘河东岸的交通干道。南塘街作为“旧时驿站,荷花百里”(《明嘉靖温州府志》),其便利的水陆交通和优美的郊野环境,至少在唐代就吸引了饱学之士和殷实之户在此定居,并延续到宋、元、明、清。从出土的瓷器、漆器等物品分析,宋代的南塘街是相当的繁华,当时居民的生活状态是相当悠闲富足并颇有文化品味,其中龙泉窑青瓷器皿就有出戟尊、凤耳瓶、双鱼洗、鬲式炉等价格不菲的艺术精品,若完整的保留至今,堪为国宝。


《南塘社戏》--陈荣辉

  南塘街是从城区以生长的方式沿塘河线性延伸而成,首先在此定居的都是大户人家,所筑院落式大屋(有的为三进七间的大宅院),离河岸稍远,这类院落在南塘街拆迁之时仍有10多座(如南塘街196号、209号),门台旗杆,山墙砖雕、古意盎然,透露着昔日的辉煌与大气。而后外来人口涌入,沿河岸建房盖楼,遂成单面街,其中不乏清代街屋。


《梦幻南塘》--黄伟军

  南塘街在明清时属德政乡十都,民国时属南塘乡,解放后归温州市区管辖,先后归属于鹿城区南郊乡和南浦街道,现塘河东侧属南浦街道,下设南塘、灯塔两个居委会,河西归南郊乡,设龙方村委会(白鹿洲公园则辖于南门街道)。作为城乡接合部,南塘街沿街居民是亦农亦商或亦农亦工,前店后坊,前店后屋,店铺小且属业余性质,以小吃、理发、修理、米店、小五金等日常生活服务的小店为主。南塘街的手工作坊相当出名,如豆腐坊、油坊、伞骨坊、竹篾坊、打铁铺等。


《戏归故里》--周建光

  南塘街的路面,最早是鹅卵石铺就,中间放石板,解放后改建为砖路,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改建拓宽成水泥路面,直通瑞安。过去从北到南,穿过整条南塘街需要经过6座桥,分别为“蛎灰桥”、“金丝桥”、“米筛桥”、“英华桥”、“巷头桥”、“金龙桥”,现存于南塘风貌街范围内的只有“米筛桥”和“金龙桥”。前者位于北段吕浦河与南塘河交汇处,为三孔条石桥,于1996年重建,桥名为书法家王建中所书。后者位于南塘街南端点的划龙桥河(丽田河)与南塘河交汇处,又名丽田桥(《乾隆志》作李田桥),清光绪30年(1904年)重建,改名金龙桥,得名于桥北“四大王殿”所祀之河神金龙四大王。横跨南塘河的桥梁有三座,一大二小,呈东西走向,最大者为南塘风貌街南北段之界桥——南塘河大桥,由两座下承式钢管拱桥组成,主桥的最大跨径为81.92米,是温州城市主干道划龙桥路上的大型桥梁。两座小型桥梁均在南段,北为龙方桥,《康熙志》载称砻方桥,当地百姓俗称砻糠桥,因此地曾多碾米坊,现为钢筋混凝土结构单孔拱形桥,系1981年改建所成。抗战时期(1941-1942年),日寇在此桥制造“晒人干”事件,即将18位温州青年在桥上暴晒之后再浸入河里,如此反复折磨致死,史称“砻糠桥惨案”。为不忘国耻,南塘风貌街南段之北端点处将立碑以志。南为河清桥,为1982年所建,钢筋混凝土结构,三孔拱桥,桥名为温州已故书法家曾耕西手迹,取“海晏河清,共庆升平”之意。河埠头由花岗岩条石构筑,以伸入式为主,先伸入河面一块平台,长2米、宽1.5米左右,与河面平行做单面或两面台阶,少数与河岸垂直直接做台阶,每隔二、三十米就有一个,是沿河居民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设施。在南塘街北段新修建两座横跨南塘河的景观桥梁(新雨桥和橘洲桥),将白鹿洲公园和南塘街连为一体。

三、南塘街风貌街应展现的温州文化

  对温州文化的梳理,必须强调其独特性、唯一性、历史性、地域性、知名性和群体性,南塘街的文化,既是温州文化的一部分,亦具有其自身特色。

  1、瓯文化。瓯是温州的别称和特指,如瓯江、瓯剧、瓯绣、瓯塑、瓯窑、瓯柑等。《山海经》称“瓯,居海中”。清光绪《永嘉县志》载:“温州三代时称盖瓯国”,可见在夏商周时期,温州窑场星罗棋布,制作“瓯”器的陶器业兴盛景象。公元前472年,越王勾践将子弟封为瓯越地的东瓯王;前221年秦统一六国后,废东瓯王并将其领地置入闽中郡;西汉惠帝三年(前192年)立勾践后裔驺摇“为东海王,都东瓯,世俗号为东瓯王”(《史记 东越列传》);晋太宁元年,东瓯从临海郡分出,建立永嘉郡,习称瓯郡,直至清末,仍有瓯郡之邮戳。

  温州先民在创作以瓯为典型物的陶器之后,继而在汉代开始创烧原始青瓷,史称瓯窑,并在晋代形成瓯窑乃至中国瓷器发展的第一个高峰,因为其一,中国“瓷”这个字最早就出现于晋代,而且与温州(东瓯)瓯窑的青瓷(缥瓷)密切相关,如与左思、陆机齐名的西晋文学家杜毓写的中国第一首咏茶诗赋《苑赋》“器择陶拣,出自东瓯”;晋潘岳《笙赋》“披黄苞(瓯柑)以授甘,倾缥瓷以酌酃(米酃琼,美酒)”,说明当时饮茶的最佳茶具产自东瓯,最好的饮酒杯则是青白色的瓯瓷(缥瓷)。其二,晋代瓯窑青瓷的褐彩点彩,是开瓷器釉下彩之先河,是中国瓷器发展史上的里程碑,温州博物馆所藏的晋代瓯窑青瓷褐彩鸡首壶就是一件国宝级文物。可惜,由于我们对瓯窑的研究深度和广度以及宣传力度不够,在古玩界多拿瓯窑产品冒充越窑,以致有“瓯、越不分”之说。瓯窑窑址遍布永嘉、鹿城、瓯海、苍南、泰顺等地。瓯窑对久负甚名的唐代越窑和宋代龙泉窑都曾有深度影响。仅从瓷器角度看,瓯越文化就不能笼统地代替瓯文化。

  瓯,本指弓形陶器,汉《说文解字》“瓯,小盆也,从瓦”, 就是一种类似于碗、杯、盏、钵的小型凹型器具。瓯,虽是一个比较生僻的汉字,但在温州的日常用语中除作地名外,其使用频率也颇高,如瓯拢、瓯着、酒杯瓯儿、白玉瓯儿(白玉兰)、手掌瓯儿、瓯兜相(埋汰相)、捣泥瓯等等。温州为什么称“瓯”,原因之一就是因为温州人会制瓯。尽管关山重重,先进的中原文化和生产力无法惠及“瓯”中之民,但温州先民于3000年前发明的瓯器,在古代中国却是风靡一时,到了唐、宋时期,瓯,则成了高档茶杯和酒杯的代名词并深得社会贤达的厚爱,《全唐诗》就载有吕群“谁怜翠色兼寒影,静落茶瓯与酒杯”、白居易“烟香封药龟,泉冷洗茶瓯”、孟郊“蒙茗玉花尽,越瓯荷叶空”、李涉“越瓯遥见裂鼻香,欲觉身轻骑白鹤”、郑谷“箧重藏吴画,茶新换越瓯”、“藓侵隋画暗,茶助越瓯深”。皮日休和陆龟蒙还以《茶瓯》为题吟起了唱和诗。宋代书法四大家之蔡襄《茶录》:“兔毫紫瓯新,蟹眼清泉煮”、范仲淹“黄金碾畔玉尘飞,碧玉瓯中素涛起”;陈造“茗瓯对客乳花浓,静听挥犀发异声”、永嘉四灵之赵师秀“白发长垂项,新茶绿满瓯”。所以,有专家建议将“瓯”作为温州城标以提高瓯文化的知名度和认知度。

  瓯文化的具象载体是瓯窑产品,商周至西汉为瓯窑原始瓷阶段,其中以原始青瓷为主,至今在瓯文化的直接载体则是瓯语(温州话),这是凝聚世界温州人的最佳文化力量。所以,与其笼统地将温州文化等同或划归瓯越文化范畴,倒不如大力挖掘和宣扬瓯文化,以显温州文化的独特性和唯一性。

  2、永嘉学派。又称“事功学派”、“功利学派”,是南宋时期永嘉(温州)地区形成的一个与朱熹的理学、陆九龄的心学鼎足而立的儒家学派。温州南宋时出现富工、富商及经营工商业的地主,永嘉学派成员作为代表这些新兴阶层利益的思想家,纷纷著书立说,强调买卖自由,尊重富人,提倡事功和功利;反对传统的“重本轻末”、重农抑商的思想,主张“通商惠工”、“扶持商贾”,发展商品经济,并认为雇佣关系和私有制是合理的,富人应该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撰写《温州重修南塘记》的陈傅良就是永嘉学派的创始人之一,而永嘉学派的集大成者叶适(世称水心先生),将在白鹿洲公园内将建水心轩以纪之。近千年来,永嘉学派对温州的商业繁荣起到了潜移默化的催化作用。

  3、刘基文化。刘基(刘伯温)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温州人,在以其谥号命名的文成县南田,完整的保留着刘基故居、坟墓和宗祠,刘基作为历史上的一个伟大的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和军事家,其道德文章为后世景仰,民间更是将刘伯温视为智慧的化身(刘基传说已被列为浙江省民间文学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塘河流途,就有多处刘基后裔聚居地建立的刘基纪念堂馆。

   4、塘河文化。温瑞塘河的居住文化、诗词文化、农耕文化、园林文化、生态文化、塔庙文化、民间文学(包括船歌)、人文历史和民风民俗等等都是塘河文化的组成部分,其内容蔚为大观。除饱学殷富之士的私宅大院外,古代南塘街的公共建筑也颇具文名,如在今南塘街北入口处就有南亭(谢灵运有《游南亭》诗传世)、茶院寺(今地名尤存)等著名建筑,后者是学术殿堂,永嘉学派主将陈傅良就曾在此讲学授徒,温州和瑞安的学者名流时常在此举办学术沙龙。南塘街中段则有日新寺,明弘治十六年,“尝修国史、修《会典》”的温籍高官王瓒会同蔡芳等在日新寺辑理温州府志,“凡六越月而成编,总为二十二卷。”今南塘街南端点的河道中央则建有文昌阁(毁于解放初期),相传南宋状元王十朋、明代嘉靖首辅张阁老(张璁)等都曾在此习文读书,至今,每逢高考前后,屡有乡邻到此焚香许愿,一旦“高中”,即在原址旁边的平水王庙内赠锦旗以谢。


南塘游泳池(1942年)---邵度

  历史上的南塘,自然景色优美,人文景观秀丽,是诗意栖居之所。谢灵运、王羲之等历史文化名人都曾游历过南塘,历代文人骚客留下了大量吟唱南塘的诗歌词赋,总数不下50首,尤以宋、元、明、清为多,突出再现了南塘“有林皆橘树,无水不荷花”的秀美景色,如 “百里荷花境,曾图入帝乡”(宋•仰忻《南湖》),“赖有风相送,荷花十里香”(宋•杨蟠《南塘》),“南塘十里种莲花,逸少风流在永嘉”(清•周茂源),“荷花百里远生香,提壶先自下南塘”(清•戴文俊),“门对南塘水乱流,竹根橘底自成洲”(宋•薛师石),“南塘新雨过,风暖橘洲香”(宋•徐献可)。在诗人的笔下,南塘街景色如诗如画,“酟酒三家市,题诗十里塘”(宋•潘柽),“渔翁低撒网,溪女笑撑船”(宋•郑昂),“风前无数蜻蜓舞,柳底成群白鹭过”,“花落名园芳草满,燕归华屋故巢空”(元•陈高),“湖月白兮湖风清,渔舟一叶烟波轻”(明•谢承南《湖心渔唱》),“踏青伴侣过南塘,二月春风夹路香”(清•郭钟岳)。

  “尚鬼好祀”是温州文化习俗的一大特点,唐陆龟蒙《野庙碑》云“瓯越间好事鬼,山椒水滨多淫祀”,塘河一带的经济形态和地理环境除适于佛、道教的生存发展外,沿河居民还信奉一些富有地方特色的神袛、神灵,其中一大部分属于民间信仰。目前保留的还有上清禅寺、上塘殿、四大王殿、平水王庙、太阴宫和普济禅寺等,主要集中在南塘街南段。

  四大王殿供奉的是自元明以来被人们奉为行船走水保护神(河神)的“金龙四大王”(属明清官方认可的正祀对象)。史载“金龙四大王”确有其人,姓谢名绪,南宋末年人,先祖是东晋指挥淝水之战大胜符坚而名载史册的宰相谢安。平水王庙所祀之神名周启荣,平阳横山人,宋孝宗二年进士。乾道二年(1166),温州因地震诱发水灾,周启荣带头抗灾,力尽而死,宋皇封为护国平水圣王。太阴宫供奉的是陈十四娘娘,其信俗已被列入温州非物质遗产目录。普济禅寺为普陀同名寺院的分支,始建于元至正年间,距今逾600多年,解放后曾改作小学,1997年重辟为寺院,新筑有大雄宝殿、天王殿、钟楼等。

  塘河民间信仰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社会调节、社会控制和社会团结的作用,并有助于我们理解塘河的历史价值和文化价值。与庙宇共生的是戏台,或临水建于庙宇的对面,或建于庙宇内部(如太阴宫)。建国前,温州城区内外的124座庙宇,其中有固定戏台的多达82座。逢年过节和喜庆活动,台上生末净丑、锣鼓喧天,台下人头攒动、舟船齐聚,不但成为民间的一大娱乐盛事,也促进了商业贸易的发展。这些戏台中最有特色的是水台,即建在岸边或水面上的戏台,便于为往来的船只提供欣赏戏剧的空间,戏台临水,也可借水的回声使乐音更加悦耳。温州民间戏班众多,庙会是其生存的重要土壤 。

  南塘街的民俗活动有着鲜明的地域特色,比如元宵节,各地龙灯队伍都会到南塘街大试身手,以南塘街的“虾姑弹龙”最为气派。端午节的龙舟竞渡,更是南塘街的盛大民俗活动和保留节目,在南塘河北段五水汇聚之处,水面凸起一个小小的湖心岛(俗称稻桶墩),成五龙抢珠之势,过去各乡各地的龙舟竞赛队伍,便以先到湖心岛为胜,百舸争流,声势浩大。

  唱船歌,也是南塘河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上世纪前半叶,每天凌晨,从瑞安、平阳驶过来的货船途经南塘街,船老大都会高声吟唱船歌,以示到达终点的欢乐,南塘街的居民则闻歌起床,准备一天的劳作。流传的船歌曲目以《十二思君歌》最为著名,其中《子时篇》由“八卦”名组成,《丑时篇》由中药名组成,《寅时篇》由鸟名组成,《卯时篇》由虫名组成,《辰时篇》由花卉名组成,《巳时篇》由双声叠字组成,《午时篇》由天干地支组成,《未时篇》由古人名组成,《申时篇》由曲牌名组成,《酉时篇》由骨牌名组成,《戌时篇》由花名组成,《亥时篇》由戏名组成。

  放河灯也是塘河文化的一大景观,农历七月十五的盂兰盆节是民间习俗中的“鬼节”。这一天,或在寺庙做普利道场追荐亡灵,或在南塘河里用彩纸扎成小船放河灯祭祀祖先,船上有纸扎的小人(鬼使),并有可以点燃蜡烛的花灯,入夜,将花灯放在河中随波逐流,十里塘河万盏灯,一轮明月几点星,灯月辉映,煞是壮观。


梧田魁星阁前龙舟赛(1933年)-邵度

  5、榕亭文化。榕树是温州的市树(1985年),也是温州的乡土树种和温州人最爱的树种,古榕是温州水乡有别于以浙北苏南为代表的江南水乡的一个重要标志。在温州的平原水网地带,几乎每个村头水口都有被村民视为风水树和路标的古榕树,在新建的南塘街范围内,就保存着四棵树龄在150年以上的古榕(分别位于原南塘街73号、120号、156号河边和金龙桥边),南塘街北入口的标志物就是被誉为城市盆景的茶院寺大榕树。南塘街的大榕树,是居民纳凉消暑、聚众散讲之所(清温州司马郭钟岳诗曰“榕树连街好纳凉”),榕树下的空间实际上就是南塘人家的公共广场(榕荫广场);榕树下的河埠头,更是舟船停靠和货物贸易的首选之地,榕荫河埠不但成为对外交流的窗口和平台,更是贸易市场的缩影,以榕树为中心而产生的景观还有榕荫渡口、榕荫小桥、榕荫亭榭等。

  6、非物质文化遗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已经上升为国家文化发展战略,温州已公布三批非物质文化遗产目录,其中不乏曾在南塘街、南塘河留下深刻烙印者,如划龙舟、南戏、瓯剧、道情、鼓词、陈十四信俗等等。

版权所有 © 温州市名城资产营运有限公司 地址:温州市南塘街南塘住宅区5组团商办楼501、502室 浙ICP备14003494号 技术支持:捷点科技

浙公网安备 33030202000128号